永遠的微笑

Loading...

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鳳棲梧.重遊維揚述懷,兼呈顧農老師

煙雨秋光侵綺繡。
認取當年、夢醒江南後。
無賴阿摩堤上柳。(1)
牽連總在行人袖。

祇恨我身非我有。
不恨能消、衣帶西湖瘦。(2)
試問湖心依舊否。
一泓碧綠澄無垢。

(1)阿摩,煬帝小字。摩當從麻從女。
(2)瘦西湖,維揚名勝。

2009年8月3日 星期一

程著《香港竹枝詞初編》後跋

竹枝之體,肇自巨唐。劉賓客興晴雨之詠,白太傅動鳥猿之悲。逋翁、清溪,形景相從;子奇、孟文,于喁互應。炎宋之世,傳唱弗輟。蒙元之詩失乎纖,朱明之文近於贗,而竹枝一道,諸公共喜。東維、玄真,西涯、青藤,支脈雖別,好尚則同。迨康熙馭寶,騷壇蒸蔚,繁華過眼,樂事賞心。竹垞、阮亭、江村、東塘,僉有篇什,頒乎暐曄。宣廟以降,國事陵夷,然竹枝之作,代未乏人。蓋其格律從寬,幅章可誦,雅俗兼容,比興無限,該風土、紓民情、記盛事、識外邦、諷施政、論藝文、寫離恨、道閒愁,莫過於竹枝。吾香江百七十年間,舳艫星馳,商賈輻輳,王孫邦媛,才子佳麗,指四海以為衢,居九夷而何陋?唯日月不居,竹枝零落,或觀片葉,未見全林。莆陽中山程君,吾同門也。曩負笈中文大學博士班,以吾謬長數屆,遂訂交焉。洎吾執教蘭陽,轉睫五春,而昔日把盞聯袂之誼,至今弗諼。中山古直敦敏,擅近體,好學覃思,乃博論以遜清粵詩話為題,甚頷師長之頤。今春返港,中山示其比年所輯《香港竹枝詞初編》,捧卷讀之,欣然忘倦。《周官》云:「外史掌書外令,掌四方之志。」中山在,古道其庶幾可復乎!全帙上起光宣,下迄當世,廟堂狹斜,正言譎諫,鏘琳琅而容與,紛緯繣以陸離,洵然備一方之掌故,於戲,盛矣!中山以弁言為囑,吾自惟譾陋,安敢以妄語冠諸前修?塗鴉數行,強字之曰跋,用求附驥,且誌莫逆焉耳。中山其許吾乎!謹口占一絕云︰

文獻於今喜足徵。罏峰隔海禱華燈。竹枝已結練實滿,懸圃青鸞鳴幾層。

陳煒舜

識於臺灣宜蘭佛光大學文學系

九十八年八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