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微笑

Loading...

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敬悼孔達公師

天之未喪斯文也,六經付火而還,
幸牆高萬仞,安國猶能詮古籀

人而不仁如禮何,五馬浮江之後,

嗟鼎沸九州,尚任躬自慕南朝



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明代前期楚辭學史論》後記


1998年,身為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應屆畢業生的我,在何文匯、佘汝豐、黃維樑三位老師的鼓勵下報考同校中文學部碩士班。我從初中開始,幾乎每年參加全港詩詞創作比賽,何師一直是主席評判,知我甚深。佘師曾任教於拔萃男書院――我的中學母校,雖然轉職已久,但在拔萃聲名不減,因此我一升上大一,就迫不及待前往中文系向這位才氣橫溢、思觸敏銳的傳奇人物報到。與黃師結緣,則由大三時選修他的「新詩」課開始。此外,Dr. F. Gritti和Mr. J. Hillenbrand也主動為我寫推薦函。我在大學時代副修義大利文與德文,是兩位老師帶我走進《神曲》和《浮士德》的國度。入讀碩士班後,在因緣際會下受業於吳宏一師門下。吳師待人處世寬而栗,嚴而溫,治學態度一絲不苟,對我影響深刻。

2000年秋,我又在諸位老師的支持下考入博士班,與吳師商討後,決定以「明代楚辭學研究」為學位論文的題目。對於學殖疏陋如我者而言,這是一個很大的課題,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知道撰寫這篇論文需要閱讀、蒐集、消化大量的材料,絕不可能在修業年限的最後幾個月裡天才般、地暗天昏地把它趕製出來。因此往後三年中,我在吳師的指引下,採取勻速前進的方式,聚沙為塔,積少成多。在論文架構和推論方法上,佘師也每有指點,發我深省。2003年夏,我順利通過了博士論文口試。

我以為,人文學者的精進,全在「浸淫」二字。放眼港、臺,中文系博士生三年出師者極少,並非材質不足,而是火候未到。我的材質不過中人而已,遑論火候!倉促結業,主要是考慮到吳師榮休在即,以及家中父母之故。記得吳師曾說:學無止境,只要抱持著正確的態度就會進步,至於學位只是第二義,博士論文不過是一個開端。故此,我一直自視為「學術半成品」;2004年來臺工作,正好得到一個「補課」的良機。佛光大學的行政工作較少,我且教且學,工作之餘便前往臺北,旁聽孔達公(德成)師的「金文研究」、「三禮研究」、潘美月師的「版本學」、「目錄學」、「文獻學專題」以及陳新雄老師的「聲韻學講座」等,不敢荒怠。

由於學界對明代楚辭學的研究相對不足,時或有師長勸我將博士論文出版,以質正於大方之家。但是我自覺當日撰寫這部論文的時間太短,錯繆在所難免,因此未敢輕諾。我的考量是:將這部論文作仔細的修補,然後將修補成果逐一發表,如此才不致誤己誤人。數年之間,才勉力將博士論文的第一章分拆為五篇論文,補苴罅漏,逐一發表。此時,潘美月師建議我將這些論文整合為一部著作,收入她與鄭吉雄老師主編的「文獻與詮釋研究論叢」中。鄭老師看過書稿後,建議我再寫一篇關於明代前期文風與楚辭學的文章,作為總論。其後,何文匯師也就書稿的題目和緒論部分給予一些寶貴的看法。如今這部著作,就是吸取各位師長的意見後修正而成的。現將各章內容的發表詳情列之於下:

2007.12:〈明代前期的臺閣文風、吳中文化與楚辭學〉,彰師大《國文學誌》第15期,pp171-208。
2005.11:〈明初的文道合一論與楚辭論〉,金華:「呂祖謙暨浙東學術文化國際研討會」,浙江省哲學社會科學發展規劃小組、浙江省社科聯、金華市政協、浙江師範大學、浙江古籍出版社、武義縣人民政府聯合主辦
2006.6:〈永樂至弘治間臺閣諸臣的楚辭論〉,《靜宜人文社會學報》第1卷第1期,pp31-58。
2006.9:〈永樂至弘治間吳中文士的楚辭論〉,《東華漢學》第四期,pp143-145。
2006.6:〈桑悅及其《楚辭評》考論〉,《清華學報》新36卷第1期,pp237-272。
2005.7:〈周用《楚詞註略》探析〉,《東海中文學報》第17期,pp1-30。

上述各篇論文中的論述紕繆、文字訛誤、資料缺失,在本書中皆已儘量糾正補遺。若仍有不足之處,還望方家不吝賜正。

走筆至此,同仁突然告知達公師在今天上午辭世,令我驚愕不已。過去幾年,每週前往臺大中文系親炙謦欬。因為我是香港人,又供職於佛光,老師賜我尊號曰「和尚」,「外來的和尚會撞鐘」之故也。有次要去馬來西亞開會,事先請假,並將會議論文面呈。老師當場批閱後,端詳封套,只見上面寫著:「達生老師賜正,後學煒舜敬呈。」老師肅然改容說:「這樣寫不好,你拿去把它劃掉,寫成:『達公吾師誨正。』」改畢,老師再端詳一次,又說:「『後學』二字也欠妥,改作『受業』!」聽到這句話,只感到額頭上掛起豆大的汗珠:我何德何能,膽敢忝列門牆?這時老師臉上忽然泛起一個頑皮的微笑:「還愣著幹甚麼?我額外教你東西,不收你的學費!」登時滿堂粲然。當時我有一個願望,就是拙著殺青時,能夠請達公師題簽。礙於才短筆鈍,書稿未成,出版事宜尚未敲定,遲遲不敢啟齒。這個願望,如今化為了永遠的遺憾。達公師知道我對《楚辭》略有心得,一直要求我進一步打好聲韻學的基礎。而吳宏一師與何文匯師為拙著作序,潘美月師和鄭吉雄老師鼎力支持拙著出版,同樣是寄望殷切。面對如此要求和寄望,身為「學術半成品」的我在這殷切中竟體會出一絲甘意。我想起了「指窮於為薪」的典故。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嚮往之!

九十七年十月廿八日

2008年10月8日 星期三

高陽台

月淡華樑,風移翠幕,畫屏燭冷銀釭。

顏色猶疑,蒲桃醉裡紅妝。

楚雲素約腰身小,接天流,一脈澄江。

恁徜徉。夢外秋鴻,夢裡春陽。



◎慵起攜手明如玉,漸蘭噓隱隱,燕語茫茫。

煙樹迢遙,輕雷暗渡橫塘。

絕憐雨打風吹去,對寒山、層碧心傷。

嘆秋光。白草無螢,清露為霜。


2008年8月7日 星期四

有鳳來儀


七月廿八日,宏一師六五壽筵,正值颱風鳳凰來襲。自蘭陽乘葛瑪蘭號至臺北,業已大遲。師執手垂示為拙著楚辭論集所序,溫言美意,感念不勝。《禮記.鄉飲酒義》:「六十者三豆。」師不好酒,不敢奉觴相勸。茲謹趨步師韻,再表賀悃謝意。

鳳凰何故兼程至,只為簫韶奏雅來。
羔酒更須三豆敬,鴻篇應自五雲裁。
十春楊柳依依綠,一道風煙邐邐開。
鵑鳥鵑花思立雪,江南曾問楚魂哀。

2008年6月15日 星期日

夜闌讀四蕭詩

疇昔之夜,倚枕讀四蕭詩,意興忽至,援筆草成七絕五首。未敢論詩,聊抒解會而已。今者諸生或謂典故有未解處,丐余自注。竊以思短才拙,佳篇難求,復自矜詡,豈不可哂?唯聊標出處,以彰前賢之德,且明余剽竊餖飣之過爾。戊子五月十三。

一 總冒

總難拋捨是蕭詩。簾捲海天搖綠時。(1)
垂柳垂楊春欲盡,(2) 風輕葉密幾多枝。(3)


(1) 梁武帝〈西洲曲〉:「捲簾天自高,海水搖空綠。」
(2) 梁元帝〈折楊柳〉:「巫山巫峽長,垂柳復垂楊。」
(3) 梁簡文帝〈折楊柳〉:「葉密鳥飛礙,風輕花落遲。」


二 梁武帝

逝者如斯水向東。(1) 無情勞燕落花風。(2)
經霜而後知松柏,(3) 不礙英遙老二公。(4)


(1)《論語.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梁武帝〈河中之水歌〉:「河中之水向東流。」
(2) 梁武帝〈東飛伯勞歌〉:「東飛伯勞西飛燕。」又:「三春已暮花從風。」
(3) 梁武帝〈子夜四時歌.冬歌〉:「果欲結金蘭、但看松柏林。經霜不墮地、歲寒無異心。」
(4) 王夫之《古詩評選》評〈東飛伯勞歌〉:「與〈河中之水歌〉足為雙絕。自漢以下,樂府皆填古曲,自我作古者,惟此蕭家老二公二歌而已。其風神音旨英英遙遙,固已籠罩百代。」

三 昭明太子

山水清音五柳歌。(1) 未終選政奈時何。(2)
英華恐自繇天靳,(3) 莫對深宮怨蠟鵝。(4)


(1)《南史.昭明太子傳》:「(太子)嘗泛舟後池,番禺侯軌盛稱:『此中宜奏女樂。』太子不答,詠左思〈招隱詩〉云:『何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軌慚而止。」陶淵明號五柳先生。最早編纂陶集者,厥為昭明太子,其序稱陶氏:「文章不群,辭彩精拔,跌宕昭彰,獨超眾類,抑揚爽朗,莫之與京。橫素波而傍流,干青雲而直上。」
(2) 昭明太子以蠟鵝事(下詳)抑鬱而終,故《文選》之編纂未竟全功。
(3) 昭明太子又編有《詩苑英華》,一曰《文章英華》。
(4) 《南史.昭明太子傳》:「初,丁貴嬪薨,太子遣人求得善墓地,將斬草,有賣地者因閹人俞三副求巿,若得三百萬,許以百萬與之。三副密啟武帝,言太子所得地不如今所得地於帝吉,帝末年多忌,便命巿之。葬畢,有道士善圖墓,云『地不利長子,若厭伏或可申延。』乃為蠟鵝及諸物埋墓側長子位。有宮監鮑邈之、魏雅者,二人初並為太子所愛,邈之晚見疏於雅,密啟武帝云:『雅為太子厭禱。』帝密遣檢掘,果得鵝等物。大驚,將窮其事。徐勉固諫得止,於是唯誅道士,由是太子迄終以此慚慨,故其嗣不立。」

四 梁簡文帝

晝眠拘檢非魂夢,(1) 意態從來畫不成。(2)
行雨單鳧率神理,(3) 羨他飛蓋滿西京。(4)


(1) 梁簡文帝有〈詠美人晝眠詩〉。晏幾道〈鷓鴣天〉:「夢魂慣得無拘檢。」
(2) 王安石〈明妃曲〉成句。
(3) 梁簡文帝〈行雨〉:「本是巫山來,無人睹容色。唯有楚王臣,曾言夢相識。」〈詠單鳧〉:「銜苔入淺水,刷羽向沙洲。孤飛本欲去,得影更淹留。」
(4) 梁簡文帝〈隴西行〉其三:「方歡凱樂盛,飛蓋滿西京。」


五 梁元帝

柳絮依樽梅入衣。(1) 河山縈帶故城非。(2)
縹緗十萬堪回首,(3) 燼裡金樓惹翠微。(4)


(1) 梁元帝〈春日和劉上黃〉:「柳絮時依酒,梅花乍入衣。」
(2) 梁元帝〈祀五相廟〉:「山水猶縈帶、城池失是非。」
(3)《資治通鑑.梁紀二十一》謂江陵兵敗,帝入東閤竹殿,命舍人高善寶焚古今圖書十四萬卷,將自赴火,宮人左右共止之。又以寶劍斫柱令折,歎曰:「文武之道,今夜盡矣!」或問:「何意焚書?」帝曰:「讀書萬卷,猶有今日,故焚之。」
(4) 梁元帝著作甚豐,然今存者唯《金樓子》一書而已。







2008年6月12日 星期四

歷史歷史我會必死


這首詩的翻譯,純粹是為了在晚會上充斥場面兼拖延時間。而且,在大庭廣眾之前朗誦如此內容的作品,更有荼毒幼苗之嫌。不過,反正這個環節的籌劃,本身大概就有政治不正確的成份在焉;再加多一點點,也無所謂,破罐子破摔嘛。我研究明代,雖然也喜歡讀那些鼓吹休明、感戴皇恩的臺閣體,甚至有所模擬,但古語有云:「國家不幸詩家幸。」在淘沙流金的歷史長河中,政治不正確的東西往往會流傳得更為久遠。那麼,就讓它淘吧!

這首詩是前天在網上發現的。我翻譯過不少外文詩,卻發現這首看似尋常的小詩實在很難翻譯。短短四段十六行,除了所有的偶數行押韻外,每行中還用了雙聲。比如:「At history I'm hopeless.」「History」和「hopeless」是雙聲;「At art I'm atrocious.」「Art」和「atrocious」是雙聲;「At language I'm lousy.」「Language」和「lousy」是雙聲。在一字一音的中文裡面,雙聲,尤其是沒有連在一起的雙聲,音感非常不強。因此,我只有把它翻譯成疊韻,以加強音感。比如:「歷史歷史我會必死。」「歷史」跟「必死」疊韻;「來上音樂懶花心血。」「音樂」跟「心血」疊韻。然而,做好這些行內的疊韻,又往往顧此失彼,可能在偶數句的韻腳上難以和諧。因此我在中譯本裡,只好把原文中的某幾句置換了次序,以求押韻。幸好這首詩的前三段十二行,全是排比句 (我的國文很差、我的數學很差、我的音樂很差……),即便顛去倒來,也不太會影響文義的起承轉合。再說,英文原詩中有很多年輕人的俗語,翻譯成中文總得對應一下吧。我年紀雖然不算老,但一天到晚碰古典的東西,未老先衰,很難掌握時下流行的小朋友用語,就只有硬著頭皮翻譯了,呵呵。


原文:

At history I'm hopeless
--Kenn Nesbitt

At history I'm hopeless.
At spelling I stink.
In music I'm useless.
From science I shrink.

At art I'm atrocious.
In sports I'm a klutz.
At reading I'm rotten.
And math makes me nuts.

At language I'm lousy.
Computers? I'm cursed.
In drama I'm dreadful.
My writing's the worst.

"I don't understand it,"
my teacher exclaims.
I tell her they ought to teach
video games.

翻譯:

歷史歷史我會必死

歷史歷史我會必死
生字背背心力交瘁
來上音樂懶花心血
國文不會學也白費

美術勞作真想逃過
理解閱讀慘過戒毒
體育運動手腳笨重
來算算術才知白目

去學電腦殘了大腦
自然免管我只想閃
去學演戲毫無演技
筆跡太爛沒人愛看

我的老師抓狂吆喝:
「你的書法我看不懂!」
我是勸她課程改革
上課也能學打電動


當然,我必須感謝你們這些萬分可愛的孩子們。尤其那些被我臨時拉夫上台的同學,真的不好意思。我相信,沒有你們的鼎力的支持,今晚絕對不會那麼成功。但我能回報你們的,只是爭取一份便當而已。如此微薄的回報與你們精彩的演出委實不成比例,慚愧!還有,跟你們一起唸這首詩的感覺非常好。I love you all!!!

2008年5月24日 星期六

俄羅斯人的沙皇情結(轉載)

作為剛柔並存、極度敏感並具有強烈反省意識的民族,當今的俄羅斯人既對威權統治的橫刀立馬、大國強盛心存感念和眷戀,同時又對社會滯後於西方的狀況深表不滿和憂慮。

11月4日是俄羅斯“民族統一日”。莫斯科教會負責人基里爾都主教認為,“俄羅斯應該擺脫20世紀末期的混亂狀態,成為一個強大、統一、開放的現代化強國”,而這一節日有助於俄羅斯克服20世紀末的“亂世”後遺症。

1612年11月4日,米寧和波紮爾斯基大公帶領俄羅斯人打敗了波蘭入侵者,解放了莫斯科,宣告了混亂時代的結束,這一天也就成了俄羅斯的民族統一日。基里爾都主教希望,節日倡議者的善良意圖能在每個俄羅斯公民中引起共鳴。

就在一個月前,沙皇亞歷山大三世皇后、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母親瑪麗亞·費多羅芙娜的遺骨從丹麥遷葬昔日沙皇首都聖彼德堡,引發了俄羅斯民眾的懷舊熱潮。在俄羅斯,有關沙皇的話題總能引起人們的諸多興趣。莫斯科的評論家們認為,這一事件有助於實現“民族和解”。

俄羅斯人本身有著濃重的懷舊情結,從“祖國之父”彼得大帝的“俄羅斯帝國”,到蘇聯時代惟一抗衡美國的“超級大國”,直至普京時代的“尊嚴國家”,充分顯示出俄羅斯人對歷史光榮的懷念。在歷經磨難和失落之後,“沙皇情結”“大國情結”“普京情結”似乎又重新喚起了這個北方民族對復興的渴望。

回憶與反思

9月26日,沙皇亞歷山大三世皇后瑪麗亞·費多羅芙娜的遺骨從丹麥運抵俄羅斯昔日沙皇首都聖彼德堡。自1866年9月26日這位昔日皇后第一次踏上俄羅斯領土,已經過去了整整140年。
俄國爆發十月革命後,費多羅芙娜皇后轉輾返回丹麥,並於1928年在哥本哈根去世,被安葬在丹麥羅斯基勒大教堂,她臨終遺囑將遺體埋葬在她丈夫旁邊。如今魂歸俄羅斯皇室宗族墓園,皇后終於實現了自己的夙願。

昔日皇后的棺槨由丹麥皇室衛隊及俄羅斯總統衛隊護送,並由丹麥軍艦從哥本哈根運往聖彼德堡,抵俄水域後由俄羅斯波羅的海艦隊的“勇敢無畏”號驅逐艦護航。在經過喀琅施塔德時,“斯莫爾尼”號軍艦鳴31響禮炮致敬。聖彼德堡市市長馬特維延科當日在彼得宮——沙皇最喜愛的郊外官邸舉行了隆重的迎棺儀式。

9月28日,將近100位東正教和前羅曼諾夫王朝皇室成員,以及歐洲皇室成員代表出席了瑪麗亞皇后的葬禮。在墓穴旁邊豎立起兩塊高1.5米的大理石板,上面鐫刻著墓誌銘和金色十字架,墓碑旁邊堆滿了民眾敬獻的鮮花。而在教堂周圍,懸掛著巨幅標語“上帝護佑沙皇”。聖彼德堡官員表示,儀式耗資3000萬盧布,大部分出自國家財政。

全俄東正教大牧首阿烈克謝二世在主持哀悼儀式時說,這次葬禮再次標誌著俄羅斯擺脫了革命和內戰帶來的敵對與分裂。

俄羅斯駐丹麥大使季米特裏·留裏科夫對此評論說:“皇后遷葬本身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象徵——我們正在恢復歷史的公正性,恢復被中斷的時代聯繫,認清歷史真實,讓一切回歸它的本來面目。至於政治上的考量,它至少可以喚起今天的俄羅斯人對那個時代的美好回憶:在亞歷山大三世的強權統治下,國家迅速變得強大,人們豐衣足食,精神道德充實,俄羅斯在世界上得到尊崇。這樣的回憶何嘗不是對今日俄羅斯的一種反思?”

俄羅斯式的懺悔

一位俄羅斯老人指著紅場周圍的輝煌建築對記者說:“從這裏,你確實可以看到俄羅斯的偉大和強盛。但它屬於過去,因為這是沙皇留給我們的。”

1993年11月30日,俄羅斯總統令規定採用始於彼得大帝時期的白藍紅三色旗為俄羅斯國旗,以伊凡雷帝時代的雙頭鷹圖案為國徽。而在新國歌中,“俄羅斯,我們神聖的國家。頑強的意志,輝煌的榮耀”象徵著俄羅斯回歸歷史、地緣和民族情感的軌道,更能表達俄羅斯人的心態。

蘇聯解體後,為沙皇平反的聲音隨之湧起。今年2月,俄羅斯聯邦總檢察院曾以證據不足為由,駁回了沙皇後代為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家族成員“平反”的要求。但在8月,莫斯科地方法院又做出裁決,撤銷特維爾地區法院5月份做出的“拒絕為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家庭成員恢復名譽”的判決。沙皇後裔再次看到了為尼古拉二世及其家庭恢復名譽的希望。

尼古拉二世是羅曼諾夫王朝的第15個沙皇,也是最後一位。十月革命勝利後,因局勢動盪,已被關押起來的尼古拉二世一家被輾轉轉移到烏拉爾山脈的一個小鎮——葉卡捷琳堡。1918年7月17日晚上,一個布爾什維克紅色衛隊匆匆來到關押地,把沙皇一家7口和4名侍從全部處決,並將屍體焚燒後扔進了一個廢礦坑。統治俄國達300餘年的羅曼諾夫王朝就這樣徹底地畫上了句號。

1998年7月17日,俄羅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家人被處決80周年之際,其遺骨安葬儀式也是在聖彼德堡的彼得保羅教堂舉行。時任總統葉利欽在尼古拉二世靈前深深鞠躬,在全世界注目下為“俄國歷史上這極不光彩的一頁、這一無恥的暴行”懺悔。他強調,安葬葉卡捷林堡犧牲者的遺骸,“是人類正義的審判,是民族團結的象徵,也是為很多人共同參與暴行的贖罪,我們所有的人都要為民族的歷史承擔責任。建設新的俄國,必須依靠她的歷史傳統,而俄國歷史的許多輝煌篇章,與羅曼諾夫王朝密切相關。”

“上帝有恩,沙皇有威”

伴隨著蘇聯解體後的社會動盪、經濟幾近崩潰,人們原有的信仰也隨之瓦解。而隨著普京的上臺及一系列強國政策的實施,以及俄羅斯經濟的逐漸復蘇,大國意識、強國理想也開始在民眾內心重新滋長。

2001年5月7日,來自俄羅斯全國各地的幾千名俄羅斯大學生,組成遊行隊伍舉著國旗,高喊著“俄羅斯!普京!”等口號,行進到位於克里姆林宮旁邊的紅場,慶祝普京宣誓就任俄羅斯總統一周年。這些青年人宣稱:“普京給了我們希望,這就是——俄羅斯將再次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

“當時我們除了愛國演講,還手拉手高唱俄羅斯國歌,許多人灑下了熱淚。”在莫斯科鬧市區的一間酒吧裏,回想起五年以前的那段親身經歷,柳博芙已經是一副“英雄不提當年勇”的神情,又斟滿一杯法國產白蘭地後,她在不經意間輕聲哼了幾句歌曲,然後微笑著告訴記者:“這就是我們的國歌。”

柳博芙兩年前畢業于莫斯科大學新聞系,如今在莫斯科的一家報社任職。和許多懷有夢想的俄羅斯青年一樣,家鄉在圖拉的柳博芙前些年來到莫斯科這個“機會之都”求學,畢業後靠著自己的本事找到了目前這個她自稱對薪水“還算滿意”的工作,自己租住一間公寓,並打算賺點錢明年買輛汽車代步。她稱自己目前的生活是“緊張而舒適”。而對於未來,她表示“沒有想那麼多,國家肯定會越來越好的,再也不會回到90年代了。”對於當年的物價飛漲、生活困窘,柳博芙說,雖然她當時只有十幾歲,但再也不願意回想那些日子了。

柳博芙並不諱言俄羅斯人崇拜英雄,她強調“這是一種傳統”。在莫斯科、聖彼德堡等城市,那些記載著勝利歷史的凱旋柱、雕像、紀念碑、命名街道和名人廣場隨處可尋。在彼得大帝、庫圖佐夫、朱可夫元帥等雕像前,在無名戰士墓前,無論是節日還是平常日子,都會有人獻上鮮花。在俄羅斯的藝術博物館裏,隨處可見陳列的昔日英雄的畫像、使用過的物品。俄羅斯也喜歡對自己的崇拜物件冠以“沙皇”的名號,就連俄羅斯著名的網球選手薩芬也有個“沙皇”的昵稱。

俄語中“沙皇”源自“愷撒”一詞,是俄羅斯帝王的稱號。從1547年伊凡四世自稱沙皇,先後有13位沙皇統治過俄羅斯。沙皇是獨裁者和強權的象徵,它代表著帝國。歷代沙皇為他們的後代留下了無數雄偉的建築和精美的藝術品,無與倫比的廣袤國土,使大國情結深植于俄羅斯民族心靈深處。普京曾說:“我們的祖先教導我們,像俄羅斯這樣的國家只能成為一個強國。”

“這當然是俄羅斯今年的一件大事,至少是民族內部的一次和解。”對於皇后遷葬聖彼德堡引發的民間熱潮,一位俄羅斯記者解釋說,“俄羅斯有句諺語‘上帝有恩,沙皇有威’。俄羅斯是一個剛柔並存、極度敏感並具有強烈反省意識的民族,作為在俄羅斯歷史文化長河中浸潤、洗禮的民族精英,他們既對威權統治的橫刀立馬、大國強盛心存感念和眷戀,同時又對社會滯後於西方的狀況深表不滿和憂慮,這種迷失與痛苦便時常表現為對專制和民族優越的極端崇拜。”

對動盪的厭倦,對威權的認同

全俄社會輿論研究中心今年9月份提供的調查結果顯示:近半數(47%)的俄羅斯人認為,現行的總統制是最適合俄羅斯的政體,只有10%的被調查者認為俄羅斯迫切需要恢復君主制。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大部分被調查者對恢復君主制持否定態度,但是有兩成的被調查者認為如果有可靠的君主候選人,則同意實行君主制。而在所有擁護君主制的人中,莫斯科人和聖彼德堡人所占的比例最大,達到31%。另外,45%的俄羅斯人認為,確保國家的安全和秩序對俄羅斯來說最為重要,“即使有的行為會對人權和自由造成侵犯”;54%的被調查者贊成將所有的特工機關合併成統一的蘇聯克格勃式的國家安全機構。

而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今年10月份接受德國一家媒體採訪時表示,作為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國家,俄羅斯無意重返蘇聯時期高度集權的政治體制,“我們只是在探索一種適當的體制,既能保證公民享有自由,又能保障他們享有管理國家及解決各種問題的權利,同時還能使國家成為造福人民的高效工具”。

俄羅斯《星》雜誌主編雅科夫這樣說:“因為俄羅斯的日益強大,很容易遭受來自內部和外部的威脅,人們已經厭倦了動盪、無序,它需要一種威權。”

俄羅斯極端民族主義者日里諾夫斯基的“自由民主黨”對史達林讚賞有加,認為他是“強國的象徵”,他們主要欣賞史達林的鐵腕和帶給俄羅斯的大國榮耀。而今天俄羅斯人對普京魅力的崇拜暗含著對威權的認同和對動盪的畏懼,普京已成為俄羅斯未來的象徵,以至於“懇請總統先生繼續留任”的呼聲居高不下,就連普京左眼下的一個胎記,俄羅斯媒體也把它與沙皇彼得一世相比較。

史達林帶領俄羅斯人戰勝了德國法西斯、讓蘇聯擁有了核武器;普京帶領他們走出了蘇聯解體導致的混亂、無序的低谷,重塑一個新強國。在俄國人眼裏,“世界只尊重強國”,很多普通俄羅斯人是把普京、史達林當做“好沙皇”來崇拜的。日里諾夫斯基就曾暗示說:“俄羅斯需要沙皇(式的當政者)。”

但是沙皇的時代畢竟一去不復返,沙皇們摯愛的權杖已經珍藏在歷史博物館的櫥窗內供後人瞻仰。走出尊貴、奢華的光環,歷經跌宕起伏、多災多難的社會轉折,惟有千年不變的伏特加在俄羅斯人胸內流轉時,依稀可見昔日輝煌。

2008年4月1日 星期二

虞美人

清明時節霞光渺。
不覺高樓曉。
無邊雨接海西頭。
夢後橫波、依舊冷如秋。

平生未識東風面。
拋擲韶華賤。
銀釭金鏡最關情。
白髮紅顏、相對各分明。

畫堂春.次韻納蘭詞

今年花落去年人。
枉嗟玉骨冰魂。
叵堪天道總無親。
負了青春。

出岫彤雲渺渺、
歸樑紫燕奔奔。
闌干十二對波津。
低首詞貧。

鳳棲梧

風雨無情三月路。
碧影傷心、
漠漠天涯樹。
展眼飛紅都幾許。
人生難自和春住。

且把相思憑寄取。
雙燕何曾、
會得人言語。
彼岸依稀聞暮鼓。
迷離煙水無從渡。

臨江仙.自解

一自斷腸愁莫遣、
把杯不耐沾唇。
鏡中白髮幾莖新。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埃塵。

葉落花開誰作主、
忘情太上無因。
細參萬化總渾淪。
生前安是我、
故去又何人。

2008年3月24日 星期一

浣溪沙.西湖偶成

其一
翠浪綿延繞白沙。
孤山幾度落梅花。
人間別自有根芽。

身化錦泥香若舊、
夢隨玄鶴杳無賒。
冰枝玉葉自橫斜。


其二
搖蕩橫波照眼迷。
烏篷船靜暖風微。
飛櫻數瓣點單衣。

自在黃鶯聲處處、
流連碧柳影垂垂。
去年天氣尚依稀。


2008年3月15日 星期六

施伯伯,一路走好!

正在臺灣大學圖書館查資料時,手提電話忽然響個不停。按斷鈴聲,疾步走到館外,原來是父親長途電話的留言,告知施伯伯已經在兩天前離開了他熱愛的世界。驟然間,我的眼前一陣暈眩,耳邊嗡然響起一片吞吐萬川的樂音︰

啊多麼輝煌,燦爛的陽光
暴風雨過去後,天空多晴朗
清新的空氣令人精神爽朗
啊多麼輝煌燦爛的陽光

多年以來,想起這曲《啊!我的太陽》(O Sole Mio),自然就會想到施伯伯。是他在華人社會把這首義大利歌謠傳唱得家喻戶曉。聽說施伯伯走得很瀟灑,沒有一絲痛苦。我相信,他的靈魂已與輝煌燦爛的陽光合為一體。

記得前年,我的音樂隨筆集出版,施伯伯還特地為這本小書寫序,令我這後生小輩感激不已。而近來呢,我一直在趕論文,突然接到這個噩耗,想提起筆來為施伯伯寫幾句話,卻力不從心。瀏覽維基百科,發現竟然沒有施伯伯的專條。於是不揣淺陋,撰成此條,聊表尊敬與悼念之意。


施鴻鄂(1934年11月15日-2008年3月11日),中國著名男高音歌唱家,祖籍上海,1934年生於武漢。

1950年,考入上海音樂學院聲樂系,1956年,赴保加利亞留學,就讀於索非亞國立音樂學院聲樂系,師從聲樂家布倫巴洛夫(Christo Brambarov)。1962年畢業時,在芬蘭赫爾辛基第八屆世界青年聯歡節古典聲樂比賽中以最高分獲得金獎,為二十世紀以來從事美聲唱法的華人歌唱家在國際樂壇上獲得首獎之第一人。

同年回國後,在上海歌劇院擔任主要演員,曾先後在《蝴蝶夫人》、《托斯卡》、《卡門》、《多布傑》、《楚霸王》等歌劇中扮演主要角色。施鴻鄂音色明亮,音質柔潤,音域寬廣,音量宏大,能以多種外語演唱歌劇和藝術歌曲,同時也善於演繹中國民族歌曲。文化大革命爆發後,被迫演唱一些不適合自己條件的曲目(包括京劇)。

1970年代末,重新投入美聲歌唱事業,擔任上海歌劇院院長,多次應邀到日本、馬來西亞、英國、德國、奧地利、美國等國演出,舉辦獨唱音樂會和聲樂講座。1995年,在美國路易西安納州首府巴騰若芝市舉行音樂會,極為成功,被授予該市榮譽市長的殊榮。

1995年退休後,擔任上海音樂協會副主席、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2008年3月11日因心臟病突發逝世於上海。

施鴻鄂的代表曲目有《啊!我的太陽》(O Sole Mio)、《桑塔.露其亞》(Santa Lucia)、《瑪麗亞.瑪麗》(Maria Mari)、《負心人》(Core 'ngrato)、《富尼古利.富尼古拉》(Funiculi funicula)、《重歸蘇連托》(Turna a Surriento)等。中國曲目有《松花江上》、《牧歌》、《滿江紅》、《生命的星》等。

施鴻鄂之妻為著名歌唱家朱逢博。


施伯伯紀念短片
施伯伯演繹的義大利歌曲《啊!我的太陽》 試聽

2008年3月4日 星期二

靈魂與心意

〈靈魂與心意〉作於1951年,是一首由義大利拿波利方言寫成的流行歌。在流傳過程中,先後被譜上兩種英文歌詞:〈How Wonderful To Know〉及〈With All My Heart And My Soul〉。

Anema e core 靈魂與心意

曲:Salvatore d'Esposito
詞:Domenico Titomanlio

Nuje ca perdimmo 'a pace e 'o suonno,
nun ce dicimmo maje pecché?...
Vocche ca vase nun ne vonno,
nun só' sti vvocche oje né'!
Pure, te chiammo e nun rispunne
pe' fá dispietto a me...

我倆已失去夢寐和安穩
卻從未把原由追尋
嘴唇已非舊日的嘴唇
再也不願相親
多少次你聽見我聲音
沉默卻令我斷魂

Teniamoci così anema e cuore
E non lasciarci più neppure un'ora
Ho un desiderio in me che fa paura
Sempre con te,
Solo con te,
per non morire

就讓我們懷抱靈魂和心意
不要再拋荒了一刻的時光
我心中的願望,總令我驚慌
永伴著你
祇伴著你
直到死去

Non ci diciamo più parole amare,
se vivo sol per te, per te respiro
Se vivi pure te di questo amor,
teniamoci così anema e cuore!

不要再重複那苦澀的話語
如果我為了你,只為你生活
如果你為了愛,也受折磨
就讓我們懷抱靈魂和心意

José Carreras義大利文演唱版
Michael Bublé 演唱版
Ezio Pinza演唱版


How Wonderful To Know
作詞:Goellner

How wonderful to know you really love me,
How wonderful to know you really care,
How beautiful to feel my arms around you,
Kissing your eyes, hearing your sighs, touching your hair.

How wonderful to know sunshine and laughter
That fills my empty heart with love divine,
To share this life with you and hereafter,
How wonderful to know that you are mine.

英文演唱版


With All My Heart And My Soul
作詞:Mann Curtis and Harry Akst

My life I'd give for you, Anema E Core,
I only live for you, Anema E Core.
I have but one desire and it's to love you,
With all my heart, with all my soul, my whole life through.
From stars I'll make your crown and kneel before you.
I pray you'll take my hand, for I adore you.
Open up the doors leading to heaven,
A heaven mine and yours, Anema E Core.

My life I'd give for you, Anema E Core,
I only live for you, Anema E Core.
I have but one desire and it's to love you,
With all my heart, with all my soul, my whole life through.
In ev'ry dream I stand breathless before you.
I pray you'll take my hand, for I adore you.
Open up the doors leading to heaven,
A heaven mine and yours, Anema E core.

2008年2月18日 星期一

玫瑰人生

炒冷飯了!這首由琵雅芙(Edith Piaf)作詞又原唱的〈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在文學與音樂課上聊過,現在又拿出來再講。不為別的,就是重讀當年的譯本,感覺翻得太釋意化了,不好,於是想重譯。這首歌之著名,用不了我饒舌。但中譯本雖見得多,卻沒有令我滿意的(包括我自己的)。舉例而言:

「Des yeux qui font baisser les miens」,翻譯成中文,就是「他的目光令我低下了眼睛」。但如此翻譯,不免累贅。以前有人翻譯成「他的眼神使我害羞」,大致抓住了箇中涵義。在這裡,我乾脆譯作「他的眼神使我低眸」好了。


再如「Et ça me fait quelque chose」,翻譯成英文,就是「And that makes something happen to me」。「that」所指,固然就是前文所言,朝朝暮暮的情語。但很多譯者都沒有注意這「something」。「Something」也者,實際上乃是指後文的「une part de bonheur」,也就是說,甚麼事發生了呢?就是我感到了一瓣快樂進入了我的心中。

同樣道理,「Dont je connais la cause」,快樂進入了我心之後,我就明白了原因,甚麼原因呢?便即後文所說,我們是「天造地設那樣的難得」(呵呵,姑且挪用王菲的歌詞),而你還向我立下了一輩子的承諾。有了這樣的原因,我領悟到這樣的原因,我的心自然就悸動不已啦。由此可以見到,琵雅芙作為詞作者,真是針法綿密,前後照應。

現在把歌詞的重譯本張貼於下。這次我還作了點小嘗試,就是讓中文譯本的某些韻腳在發音上儘量接近原來的法文。如第二段的「bras」、「bas」韻對應為「他」、「話」韻,第三段的「amour」、「jour」韻對應為「暮」、「訴」韻,第四段的「coeur」、「bonheur」韻對應為「樂」、「窩」韻,這樣唱起來,似乎更接近原文,要知道我翻譯的中文版都是可唱的喔!(自吹自擂也不怕天氣冷、流汗會感冒= ='')


La Vie En Rose 玫瑰人生
曲︰Luiguy,詞︰Edith Piaf

Des yeux qui font baisser les miens,
Un rire qui se perd sur sa bouche,
Voilà le portrait sans retouche
De l'homme auquel j'appartiens.

他的眼神使我低眸
唇邊遺下一縷微笑
那便是他無雙容貌
我只屬於他所有


Quand il me prend dans ses bras
Il me parle tout bas,
Je vois la vie en rose.

當擁我在懷的他
向我喁喁細話
我看到玫瑰人生


Il me dit des mots d'amour
Des mots de tous le jours,
Et ça me fait quelque chose.

他在朝朝和暮暮
對我情語低訴
令我開始了變更


Il est entré dans mon coeur
Une part de bonheur
Dont je connais la cause.

我感到一瓣快樂
進入了我心窩
我就明白了原因


C'est lui pour moi, moi pour lui dans la vie,
Il me l'a dit, l'a juré pour la vie.

因為此生,我們天造地設
他向我立下了人生的誓諾


Et dès que je l'aperçois
Alors je sense en moi
Mon coeur qui bat.

當我體會而感通
我覺得在心胸
無限悸動


Des nuits d'amour à plus finir
Un grand bonheur qui prend sa place
Des ennuis, des chagrins s'effacent
Heureux, heureux à en mourir

愛情之夜沒有終了
無盡幸福就此來臨
煩惱憂傷全都無影
快樂,快樂令人魂消


琵雅芙原唱版
琵雅芙現場版
琵雅芙英文演唱版
阿姆斯壯爵士版
奧黛利赫本在電影Sabrina中的演唱 (美麗的玫瑰視鏡!)
Celine Dion演唱版
胡里歐(Julio Iglesias)演唱版
大師Paul Mauriat時尚版 (令人驚豔的粉紅色)

……版本太多了,不勝枚舉,有興趣請自己搜尋吧。順便把舊作――隨筆〈玫瑰人生〉附在後面,以資參考。

玫瑰人生

法文老師Veronique有一個好聽的中文名字――雨蘭。她的國語說得流利而溫柔。如果只是聽,會以為這口音出於哪位來自江南水鄉的女郎。有一次,她在課堂上進行歌唱教學。才學會法語讀音的同學們,望著剛發下的歌詞,臉色茫然。「打起一把傘,漫不經意地從連綿的商店櫥窗邊走過。如果這時從遠處隱約傳來一首歌曲,那一定是琵雅芙唱的〈玫瑰人生〉。」雨蘭說,「如果說,〈馬賽曲〉是法國的象徵,那麼這首〈玫瑰人生〉就是巴黎的代表。在巴黎,每當路邊的手風琴家彈上這首歌,他就能賺到一份豐盛的午餐。」不出五分鐘,大家都已唱得琅琅上口。

法語適合歌唱。它有著磁性的鼻音、喁喁的輔音、性感的圓唇音、嘆息般的小舌音、輕巧的開音節。那耳鬢廝磨似的語音,本身正如歌唱。講著法語,可以用最少的口形變化表達出最豐富的情感,就像貴婦能以一絲淺得看不見的笑意贏得整個世界的玫瑰。也許法國貴族們真的曾發明過一些優雅的發音方式,但不可否認,法語的音韻本身就存在著不少「搔首弄姿」的成分。因此,有人認為法語很高貴,也有人覺得矯揉作態。無論如何,法國的貴族著實在兩百年前就已開始消亡了。

兩百年間,產生了〈馬賽曲〉﹙La Marseilles﹚,產生了〈國際歌〉﹙L'Internationale﹚。中國大陸對〈國際歌〉的歷史不會陌生。人們唱過中文版、聽過俄文版,但極少接觸過法文原版。歌曲脫離了母語,就不能保持原來的風貌。〈國際歌〉是罕有的例外。你也許可以將法文版唱得慷慨激昂,但若要把軟綿綿的語音和革命結合在一起,得到的大概是德拉克羅瓦﹙Eugène Delacroix﹚油畫中在人群前高舉三色旗、指揮若定的袒胸女神。然而,在向日葵和玫瑰之間,法國人還是選擇了後者。工商業的繁榮造就了中產階級,也促成了香頌的誕生。

將「Chanson」翻譯為「香頌」的人是一位天才。區區一個「香」字,卻蘊含了慵懶的鼻音、玫瑰的顏色和古龍水的味道。輕盈,亮麗,曇花一現。三十年代,有聲電影發明了,唱片普及了,唱片大獎設立了。呂茜安.波娃耶﹙Lucienne Boyer﹚憑一曲〈對我細訴愛語〉﹙Parlez-Moi D'Amour﹚風靡世界。然而,只有琵雅芙﹙Edith Piaf﹚的出現,人們才領略到香頌的絕代芳華。她不僅是〈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的原唱者,也是詞作者。

琵雅芙恬靜的眼睛,和潑辣的歌喉形成了有趣的反差。很難想像,長期在夜總會賣唱的她,那嬌小的身軀怎能一次次地承受生活的摧折。她的歌直率淺易,不事雕飾。〈玫瑰人生〉的創作過程平凡無奇。但正是歌曲中對平凡愛情的歌頌,令喜歡幻想的人們懂得:愛情不是童話城堡中碧綠的藤蔓,它就在平凡的生活中;從一句尋常的絮語裡,就可以盛開玫瑰。和
〈玫瑰人生〉一樣,〈愛的禮讚〉﹙Hymne À L'Amour﹚、〈你令我回頭〉﹙Tu Me Fais Tourner La Tête﹚、〈不,我不後悔〉﹙Non, Je Ne Regrette Rien﹚,都是那般的義無反顧。〈手風琴師〉﹙L'Accordéoniste﹚的反戰意識、〈我不在乎〉﹙J'M'En Fous Pas Mal﹚對剝削的控訴、〈摩托車上的人〉﹙L'Homme À La Moto﹚對飛車黨的勸戒……琵雅芙歌曲的包羅萬象,一似〈巴黎天空下〉﹙Sous Le Ciel De Paris﹚所唱,這個擁有兩千年歷史的城市,容納著情侶、哲學家、樂師,也向流浪漢和乞丐張開了懷抱。雨後的彩虹是巴黎的微笑,希望之花在這裡盛開。這一切一切,是如此的深廣,遠遠超越了舞榭歌臺中所能承載的廉價愛情、浮淺快樂。

雨蘭曾跟我講起一段往事:她童年的時候,有次隨母親上街。街頭正在舉行露天音樂會。琵雅芙坐在臺下一角,爛醉如泥,老態龍鍾。不久,輪到她上臺了。只見她霍然從椅上起來,優雅地走到麥克風前,唱的就是〈玫瑰人生〉。

琵雅芙童年父母仳離、寄居青樓,腦膜炎幾乎奪去她的視力。然後幼子殤折、情途偃蹇、耽溺藥物,不到五十歲就離開了人世。她的人生,就如玫瑰樣的短促。去世四十年,她的故事和歌曲不絕如縷地被人們傳誦著。琵雅芙只愛以潑辣的歌聲,歌頌平凡的美。因此,如果說法文是高貴的,高貴並不在於音韻上的搔首弄姿。如果說香頌賞心悅耳,賞心悅耳也並不在於廉價的愛情、浮淺的快樂。〈玫瑰人生〉成為巴黎的靈魂,是因為它的歌者曾經以堅毅的意志不懈生活著,把長滿棘刺的花莖留給自己,卻為世人捎去一片又一片艷紅的花瓣。

2004.03.12.

2008年2月16日 星期六

我會是你最初的人

轉眼之間,三大男高音之一的Domingo又要來香港舉行個人演唱會了。我因事提前回台灣,趕不上這場盛事。今天剛回學校,就有香港的老同學致電,說他也在台灣,要來看我。大半年不見,重逢自然開心。大家以前唸男校,言不及義是理所當然。這次見面,下午直到晚上,話題依舊言不及義,娓娓忘倦。臨分別前,一邊陪他等車,一邊聊起十六年前Domingo唱的一首西班牙歌曲〈Yo seré tu primer hombre〉。Domingo雖以美聲唱法知名,但這首歌的演繹,卻蠻有點pop的色調。回家上youtube,發現這麼冷門的歌,竟然還有人做了MV。這樣一來,我似乎該把它翻譯翻譯吧……

Yo seré tu primer hombre
我會是你最初的人

詞曲︰Manuel Alejandro

De tu vida,
la belleza,
la alegría,
las preguntas,
las colores...

你的生命
多少美景
多少歡欣
多少探詢
多少彩色...

De mi vida,
la experiencia,
las heridas,
la respuesta,
la caricia,
las pasiones...


我的生命
多少曾經
多少傷痕
多少回應
多少撫問
多少熾熱...

Yo seré tu primer hombre,
Tu mi ultima mujer
Tu pondrás la savia nueva
La locura, la impaciencia,
Yo cordura y madurez


我會是你最初的人
你是我最後的人
你身上的新鮮血液
帶著癡狂,帶著心悸
而我持重又冷靜

Yo seré tu primer hombre,
Tu mi ultima mujer.
Y me aferraré a tu vida
Como abraza el ave herida
A los vientos de la noche...

我會是你最初的人
你是我最後的人
我將你的生命緊抱
就像帶著傷的飛鳥
緊緊擁抱夜裡清風...

快凌晨五點了,眼皮乾澀不已,卻就是睡不著――大概很久沒在85゜C喝綠茶,驟然一喝有點不習慣吧。據說明天還要趕論文,呵呵!

Domingo原唱版 (畫面滿唯美的喔)
又一版

2008年1月29日 星期二

打油又一首──MSN病毒紀事

橙光明滅
鈴語清悠
鏤花的桌面
迤邐洞開了
那玲瓏的窗口
窗櫺邊
蘊藉流盼的,是
一雙熟稔的星眸

封印著我的暱稱
等待著我的簽收
捎來了文檔
自網路的盡頭
彳亍在羊腸
輾轉於鴻溝
還須指尖的鶻落兔起
才能破譯這綿長的靜候

喇叭聲咽,鈕鍵聲愁
鼠標若醉,視窗若休
是誰挾持了諸神的號令
咒誦著雨疾風驟
打開潘朵拉的禮盒
任鬼蜮橫行在虛擬的平疇
把喜樂虛擬為愧疚
將友朋虛擬為寇讎

重啟疲憊的電源
上下索求
翻開層疊的檔夾
翦除禍首
把留下的希望釀成山眉水眼
讓眉眼笑出一派月朗星稠
在風雨襲人的蕭索之夜
笑顏就是溫煦的美酒


=======================================
P. S. 誠摯感謝婉伶和禮榮的幫忙。以下連接,也許對掃除病毒有幫助: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1007091807116

2008年1月25日 星期五

胃鏡──(算是新詩吧,久已不為此道了)


我吞下一條漆黑的長蛇
黑如午夜輾轉的寂寞
獨睛照亮了我的胸懷
鱗軀攪動著我的心波

曲腸十二,折疊起多少隱密
一片靜默裡徘徊在幽門
宿昔的酒液早蒸餾成清淚
尋不見一抹相思之痕

麻醉的喉舌已瘖啞無言
任蛇尾蜿蜒出琤瑽泉聲
俄頃,腸壁一朵黃色的玫瑰
羞澀盛開於冰冷的螢屏

2008年1月21日 星期一

病中偶成絕句七首


向午胸如絞,訪醫陽未斜。
曲腸云已斷,今我在天涯。(其一)

徒聞五石散,難耐萬金裘。
嬋娟滿床月,無須靈藥偷。(其二)

濁喉聲裂帛,孤臆氣凝霜。
聊倚簧琴弄,微歌不可長。(其三)

手澤黃衣厚,縹緗銀蘚生。
持毫肘無力,侘傺最難平。(其四)

東風弗解意,吹夢到誰邊?
無質還思舉,冰床自宛延。(其五)

晶簾常辟雨,紅蠟已成灰。
塵鏡熹光裡,腰身瘦幾圍?(其六)

一霎朱顏改,幾番玉漏遲。
秋心共春鬢,長短盡成絲。(其七)

2008年1月16日 星期三

一片花落

〈一片花落〉(A Blossom Fell)由Howard Barnes、Harold Cornelius及Dominic John 創作於1954,次年由Nat King Cole灌錄唱片,名列格蘭美流行榜二十週之久。近年的重新演繹者,要數爵士女伶Diana Krall最堪稱道,她的版本細膩而冷豔,值得一聽再聽。





A Blossom Fell 一片花落

A blossom fell from off a tree
It settled softly on the lips you turned to me
The gypsies say and I know why
A falling blossom only touches lips that lie

一片花落,由樹飄零
輕輕地停在你親吻過我的唇
吉普賽人曾告訴我
說謊的嘴唇才會觸到那花落


A blossom fell and very soon
I saw you kissing someone new beneath the moon
I thought you loved me, you said you loved me
We planned together to dream forever
The dream has ended, for true love died
The night a blossom fell and touched two lips that lied

一片花落,不久以後
我看見你在月下與新歡綢繆
以為你愛我,你說過愛我
我們曾期盼,永遠作夢伴
夢想已凋零,真愛已消殞
那晚一片花落,觸到說謊的唇




Nat King Cole原唱版
Bokura Ga Ita 卡通版
Freddy Cole現場版
Ukelele伴奏版
A blossom fell (badlands)






2008年1月12日 星期六

As Time Goes By

〈As Time Goes By〉由Herman Hupfeld作於1931年,是百老匯音樂劇〈Everybody's Welcome〉中的曲目之一,原唱者為Frances Williams。1931年,Rudy Vallee 重唱此曲,並灌錄了唱片。1942年,電影〈北非諜影〉(Casablanca)上演,劇中由黑人歌手Dooley Wilson演唱。不過,由於電影上映前後正值工潮,因此Dooley Wilson沒有錄製唱片。二戰以後,多名歌手皆有翻唱此曲,至今不衰。除了演唱版外,〈As Time Goes By〉也是薩克斯風手、小號手、爵士鋼琴手的熱門曲目之一。時光流逝的聲音,永遠是最動人心弦的。

As time goes by

You must remember this
A kiss is just a kiss,
A sigh is just a sigh.
The fundamental things apply
As time goes by.


你必須要記緊
一吻只是一吻
一吁只是一吁
生命的本色在繼續
隨時光去


And when two lovers woo
They still say, "I love you."
On that you can rely
No matter what the future brings
As time goes by.


在喁喁情話裡
仍在說「我愛你」
那是你的憑據
無論明天如何變幻
隨時光去


Moonlight and love songs
Never out of date.
Hearts full of passion
Jealousy and hate.
Woman needs man
And man must have his mate
That no one can deny.


月光和愛歌
如故還如新
熱情滿心中
嫉妒又不平
我們需要
伴侶攜手終生
這無人有異語


It's still the same old story
A fight for love and glory
A case of do or die.
The world will always welcome lovers
As time goes by.


為愛為名的戰役
成功成仁都不惜
故事依然如許
世界會永遠歡迎情人
隨時光去


電影《北非諜影》片段
《北非諜影》選段
Kenny G演奏版
王力宏演唱版
Audra McDonald演唱版
Mary J. Blige & John Legend演唱版
鋼琴版

2008年1月9日 星期三

夜裡陌生人

眾所周知,〈Strangers in the night〉是法蘭辛納屈的首本名曲,但卻未必知道這首歌的作者是克羅埃西亞(Croatia)樂手Ivo Robić。順理成章,Robić最早創作的歌詞也是克羅埃西亞文的〈Stranac u Noći〉,後來又翻譯為德文〈Fremde in der Nacht〉。其後,Bert Kaempfert將之重新編曲,又請Charles Singleton和 Eddie Snyder創作英文歌詞,於是才有了英文版的〈Strangers in the Night〉。1966年,此歌高據美國的葛萊美獎最佳單曲第一名,在英國同樣也大受歡迎。據說辛納屈並不喜歡這首歌,但有趣的是,這首歌卻一直被視為他的代表作之一。現代人的生活中,孤獨與疏離一向如陰影般無法擺脫。營營役役的白晝過後,夜間成為了找尋慰藉的唯一機會。未央的夜色,交輝的眸光,滿帶著鼓惑與活潑。在一瞥之外,在一舞之外,愛情在微笑。

Strangers in the Night 夜裡陌生人

Strangers in the night
Exchanging glances
Wondering in the night
What were the chances
We'd be sharing love
Before the night was through

夜裡陌生人
眸光在交輝
徘徊在夜深
是否有機會
一起分享愛
趁長夜猶未央

Something in your eyes
Was so inviting
Something in your smile
Was so exciting
Something in my heart
Told me I must have you


在你眼光中
有一種鼓惑
在你笑容中
有一種活潑
在我心坎中
有一種情蕩漾

Strangers in the night
Two lonely people
We were strangers in the night
Up to the moment
when we said our first hello
Little did we know
Love was just a glance away
A warm embracing dance away

夜裡陌生人
我們是孤獨
夜裡兩個陌生人
直到那一刻
我們第一次招呼
幾乎不清楚
愛情只有一瞥遙
溫存相擁一舞之遙

And ever since that night
We've been together
Lovers at first sight
In love forever
It turned out so right
For strangers in the night

從那夜直到今
我們在一起
一見而鍾情
永遠來相依
夜裡陌生人
那生活多幸運

這首歌的歌詞很淺白,但翻譯並不容易。跟〈Something Stupid〉絮絮叨叨的句子相反,這首歌每句大概只有五六個音節,最多不超過八個音節。如果翻譯成白話中文,五六個漢字實在有點捉襟見肘。無論如何,姑妄譯之,以見其效吧。

附錄

克羅埃西亞文歌詞
Stranac u noći

Lutamo kroz noć
Mi kao stranci
Lutamo kroz noć
Dva strana lica
Jedan slijede trag
Kroz neku čudnu noć

Ne znam tko si ti
To strano biće
Blizu čela mog
A ja se gubim
Nepovratno sâm
U obećanju tvom

Lutamo i sad
Još uvijek svjesni
Da smo stranci u taj čas
Za sva ta lica
Što se smiju oko nas
Stranci za tu noć
S čudom naše ljubavi
Poklonjeni jedno drugom

Lutamo kroz noć
Ne više stranci
Lutamo kroz noć
Dva ista lica
Jedan slijede trag
Kroz ovu dobru noć

S čudom naše ljubavi
Poklonjeni jedno drugom

Lutamo kroz noć
Ne više stranci
Lutamo kroz noć
Dva ista lica
Jedan slijede trag
Kroz ovu dobru noć


德文歌詞:
Fremde In Der Nacht

Fremde in der Nacht
mit ihren Träumen
Fremde in der Nacht
die sind so einsam
gehen durch die Nacht
und fragen: Wo bist du?

Sie sind so allein
mit ihrer Sehnsucht
sie sind so allein
mit ihrer Hoffnung
gehen durch die Nacht
und finden keine Ruh'.

Fremde geh'n vorbei
und ihre Augen fragen:
Willst auch du den Weg
in die Versuchung wagen?
Heimlich lockt ein Blick
heimlich ruft das Glück:
Bleib' doch ste'n
es ist so weit
da wartet die Gelegenheit.

Fremde in der Nacht
mit ihren Wünschen
Fremde in der Nacht
die sind so einsam
müssen so allein
mit ihren Träumen sein.


西班牙文歌詞:
Extraños En La Noche

Dos extraños son...
los que se miran,
dos extraños son...
los que suspiran,
somos tú y yo,
en esta noche azul...

Y hay algo en tu mirar,
que me domina
y tu sonreír,
que me fascina...
Es como sentir,
que siempre yo te amé!

Y dos extraños son...
que se unen para
compartir su soledad,
sin darse cuenta
que la dicha cerca está,
y se cumplirá
pronto su ilusión mayor....
con un inesperado amor.

Y no se dejarán...
desde esta noche
juntos vivirán,
sin reproches...
No se sentirán,
extraños nunca más...

Frank Sinatra原唱版
Anacani演唱版
Angelo Di Crescenzo演唱版
Patricio Gimenez演唱版
Marco Antonio Muñiz西班牙語演唱版
Rolando Alarcón西班牙語演唱版
德語演唱版
鋼琴獨奏版
懷舊浪漫版
迪士尼卡通版

2008年1月6日 星期日

一些傻話

好久沒翻譯過英文歌了!今天心情好,來一首〈Something Stupid〉吧!

〈Something stupid〉是一首英文老歌,1966年由C.Carson Parks創作,白人爵士歌王法蘭西納屈(Frank Sinatra)和他的女兒Nancy合唱。此曲爛漫而不失幽默的歌詞,還有富於拉丁韻味的旋律,都令人一聽難忘。前幾年,羅比威廉斯(Robbie Williams)跟尼可基嫚(Nicole Kidman)合作,翻唱這首歌,感覺也非常好。尤其是MV,拍攝的綺豔動人。



Something Stupid
一些傻話

I know I stand in line until you think you have the time to spend an evening with me
And if we go someplace to dance, I know that there's a chance you won't be leaving with me
Then afterwards we drop into a quiet little place and have a drink or two
And then I go and spoil it all by saying something stupid like I love you

我知道我在排隊直到你有閒暇和我共同度過一晚
如果我們去跳舞,我知道是時機你不會離開我身畔
然後找個幽靜的小館我們來把杯,相對淺斟低語
然後我竟然大煞風景,說了一些傻話像我愛你


I can see it in your eyes that you despise the same old lines you heard the night before
And though it's just a line to you, for me it's true and never seemed so right before

從你眼中我看得見你鄙視那些昨晚才聽過的話
你雖只看作一句話但我卻視為真理一點不虛誇


I practice every day to find some clever lines to say to make the meaning come through
But then I think I'll wait until the evening gets late and I'm alone with you
The time is right your perfume fills my head the stars get red and oh the night's so blue
And then I go and spoil it all by saying something stupid like 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我每天都在練習說些妙語來讓我的心意得以領會
但要你領會我想我得等到長夜深沈我與你獨對
時間剛好,你衣香拂面,星星紅了,夜色卻碧藍如許
然後我竟然大煞風景,說了一些傻話像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此曲的歌詞作得非常妙,每行都有近二十個音節,真像情話的絮絮叨叨,或者表白時的吞吞吐吐。而主歌的第四句呢,可以說充滿「解構主義」。熱烈的舞,芳醇的酒,拂面的香水味,紅的星星,藍的夜色……這麼美好的風景,就被一句傻話破壞煞了。而且這句傻話還不是別的。我們華人常說,用英文講「I love you」好容易,用中文講「我愛你」好難,似乎這是由於文化的差異。然而從這首〈Something stupid〉看來,老外也領悟得到甚麼叫做「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縱使這種領悟是以失敗為母的。

Frank and Nancy Sinatra演唱版
Robbie Williams and Nicole Kidman演唱版
Smac Fanvid演繹版
Lemon Sisters演唱版
Sergio y Sandra演唱版
成詩京(Sung Si Kyung)演唱版
Szinetár Dóri and Bereczki Zoli演唱版
3D動畫版

2008年1月5日 星期六

巴黎的浪漫曲

去年上「文學與音樂」課時,講到法國香頌,曾舉Charles Trenet主唱的〈巴黎的浪漫曲〉(La Romance de Paris)為例。誰知講解了半天之後,電腦不爭氣,怎麼都播放不了此曲的mp3。情急之下,本要略過,另談一首。但想到昨晚費了不少氣力把歌詞翻譯好,心有不甘,只好荒腔走板地哼唱了一下。誰知結果更壞,我幾乎把這首優美的歌曲糟蹋殆盡。今晚上網,發現youtube上竟有Trenet的原唱MV,不勝欣喜。曲中洋溢的繁華爛漫,至今依然令人神往。不過,單從歌曲的感受來說,今天的聽眾大概不會知道,此曲作於1942年,當時法國淪陷於德軍之手已近兩年。在納粹主義的威勢下,不少藝人不得不與之虛與委蛇,Trenet也不例外。這樣的境況,不由令人想起上海淪日時的畸形繁榮,想起當時黎錦光創作的〈夜來香〉、陳歌辛創作的〈玫瑰玫瑰我愛你〉……二戰勝利之後,Trenet繼續他的演藝事業,直到2001年去世,享年88歲。相比之下,黎錦光後半生默默無聞,陳歌辛更在英年餓死於下放的農村。Charles Trenet實在幸運得多了。

La romance de Paris 巴黎的浪漫曲

--L.Chauliac, C.Trenet(1942)

Ils s'aimaient depuis deux jours à peine
Y a parfois du bonheur dans la peine
Mais depuis qu'ils étaient amoureux
Leur destin n'était plus malheureux,
Ils vivaient avec un rêve étrange
Et ce rêve était bleu comme les anges
Leur amour était un vrai printemps, oui
Aussi pur que leurs tendres vingt ans

幾日苦澀後他們來相愛
相愛有時是苦澀的愉快
但是當他們相愛以後
他們命運就沒有詛咒
他們生活於奇異的夢幻
夢幻跟天使一樣的蔚藍
愛情是一個真實的春天
純潔如他們雙十華年


C'est la romance de Paris
Au coin des rues, elle fleurit
Ça met au coeur des amoureux
Un peu de rêve et de ciel bleu
Ce doux refrain de nos faubourgs
Parle si gentiment d'amour
Que tout le monde en est épris
C'est la romance de Paris

這是巴黎的浪漫曲
綻放在街角和巷隅
它在每個愛人心中
添上一點天藍的夢
近郊飄盪旋律甜蜜
如此溫煦,低訴愛意
令人間都熱情如縷
這是巴黎的浪漫曲


La banlieue était leur vrai domaine
Ils partaient à la fin de la semaine
Dans les bois pour cueillir le muguet
Ou sur un bateau pour naviguer
Ils buvaient aussi dans les guinguettes
Du vin blanc qui fait tourner la tête
Et quand ils se donnaient un baiser, oui
Tous les couples en dansant se disaient

每到週末他們就要出發
郊外來度過他們的週假
採集樹林中芬芳百合
一葉小舟上泛游取樂
露天咖啡座他們來暢飲
白色葡萄酒令人們眩暈
他們相擁在一起的時間
所有情侶都載舞載言


C'est la romance de Paris…
這是巴黎的浪漫曲……

C'est ici que s'arrête mon histoire
Aurez-vous de la peine à me croire?
Si j'vous dis qu'il s'aimèrent chaque jour
Qu'ils vieillirent avec leur tendre amour
Qu'ils fondèrent une famille admirable
Et qu'ils eurent des enfants adorables
Qu'ils moururent gentiment, inconnus, oui
En partant comme ils étaient venus

我的故事到此就要完結
難以置信是否你的感覺?
告訴你人們相愛相守
甜蜜愛情中共偕白首
他們建立的家庭多圓滿
還有可愛的孩子在身邊
他們安祥而平靜地離開
就像當年平靜地到來

C'est la romance de Paris…
這是巴黎的浪漫曲……





Charles Trenet原唱版(一)
Charles Trenet原唱版(二)
Victoria & Emmanuel Moire演唱版

2008年1月3日 星期四

愛的醒覺

《國語》中,召公諫周厲王云:「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成為千古警語。其實何止政見,愛情也一樣。當愛情來臨時,沒有人能夠阻擋。你可以儘量將它壓抑,卻不能將它根除。何止不能根除,有時反會因為壓抑過頭,導致情緒的潰堤。在中國古典文學作品中,很少描述到這種「潰堤」。並非古人保守得連怎樣「潰堤」都不懂,只是鮮有將之形諸文字而已。記得有一首十九世紀末期的義大利歌曲,叫作「Musica Proibita」,即「被禁止的音樂」。為甚麼被禁止?因為愛情是羞於啟齒的。(這首歌的詞作者很懂得經商之道,知道越被禁止的東西越會引起人們的好奇。)其後,隨著宗教壓抑、政治壓抑、道德壓抑的時代漸漸遠去,愛情早已化為卡門所詠嘆的自由小鳥。因此在人的成長過程中,愛的啟蒙來得更早了。1930年代的一首西班牙語老歌――〈愛的醒覺〉,就很細膩的描繪出愛情醒覺後的期盼與痛苦:

Desvelo De Amor 愛的醒覺

Author: Rafael Hernández

Sufro mucho tu ausencia,
no te lo niego;
yo no puedo vivir
si a mi lado no estás.


折磨,我飽受折磨
這難以諱言
我再無法苟活
若你不在身邊



Dicen que soy cobarde,
que tengo miedo
de perder tu cariño,
de tus besos perder.



人們說我太膽怯
說我太擔心
失去你的歡悅
失去你的親吻



Yo comprendo que es mucho
lo que te quiero;
no puedo remediarlo
qué voy a hacer.



我清楚我悅慕你
悅慕那樣深
怎樣解救都無計
都無計可尋


Te juro que dormir casi no puedo,
mi vida es un martirio sin cesar;
mirando tu retrato me consuelo,
vuelvo a dormir y vuelvo a despertar.


我發誓不能夠如此的入眠
我生命就像苦難無止境
端詳你的肖像我心才平安
再度入睡,又再度夢醒



Dejo el lecho y me asomo a la ventana,
contemplo de la noche el esplendor;
me sorprende la luz de la mañana...si,
en mi loco desvelo por tu amor.


離開了床舖,我佇立在小窗
去靜想去熟視燦爛的夜
我訝異那原是黎明的陽光,是
我對你的愛已狂然醒覺


翻譯過不少西班牙語歌詞,一直有點力不從心之感。因為原文的歌詞往往都很直白,就這樣翻譯成中文,好像不「雅」,但加上一點藻飾,又覺不「信」。(無論如何,反正我從事此道只為自適,不圖撰稿費或受吹捧,那就硬著頭皮上吧。)就以此曲為例,前三段翻譯成中文後似乎都有點淺露。不過,能將那種坦誠如實反映出來,也未嘗不好。當然,從事文學研究這些年,對於雅麗的東西,我還是有偏好的。此曲的第五段,我就非常喜歡:離開了床舖,我佇立在小窗╱去靜想去熟視燦爛的夜╱我訝異那原是黎明的陽光,是╱我對你的愛已狂然醒覺。《詩.大雅.蕩》以周文王的口吻斥責殷商,說他們喝酒時「靡明靡晦,式號式呼,俾晝作夜」。把晨光誤認為燦爛的夜色,不正是「俾晝作夜」嗎?而且,戀愛中的人,的確跟醉漢的區別也不太大。相信在我們所處的社會,擔心的大概只有醉酒駕駛,不再是歌曲會不會被禁止的問題了吧。


此曲播唱眾口,而我最喜歡的版本,是《樂士浮生錄2》中九十歲的古巴老藝人Pio Leyva帶著滄桑感的演唱,可惜網路上完全找不到。為解近渴,姑且將各種版本羅列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