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微笑

Loading...

2008年6月15日 星期日

夜闌讀四蕭詩

疇昔之夜,倚枕讀四蕭詩,意興忽至,援筆草成七絕五首。未敢論詩,聊抒解會而已。今者諸生或謂典故有未解處,丐余自注。竊以思短才拙,佳篇難求,復自矜詡,豈不可哂?唯聊標出處,以彰前賢之德,且明余剽竊餖飣之過爾。戊子五月十三。

一 總冒

總難拋捨是蕭詩。簾捲海天搖綠時。(1)
垂柳垂楊春欲盡,(2) 風輕葉密幾多枝。(3)


(1) 梁武帝〈西洲曲〉:「捲簾天自高,海水搖空綠。」
(2) 梁元帝〈折楊柳〉:「巫山巫峽長,垂柳復垂楊。」
(3) 梁簡文帝〈折楊柳〉:「葉密鳥飛礙,風輕花落遲。」


二 梁武帝

逝者如斯水向東。(1) 無情勞燕落花風。(2)
經霜而後知松柏,(3) 不礙英遙老二公。(4)


(1)《論語.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梁武帝〈河中之水歌〉:「河中之水向東流。」
(2) 梁武帝〈東飛伯勞歌〉:「東飛伯勞西飛燕。」又:「三春已暮花從風。」
(3) 梁武帝〈子夜四時歌.冬歌〉:「果欲結金蘭、但看松柏林。經霜不墮地、歲寒無異心。」
(4) 王夫之《古詩評選》評〈東飛伯勞歌〉:「與〈河中之水歌〉足為雙絕。自漢以下,樂府皆填古曲,自我作古者,惟此蕭家老二公二歌而已。其風神音旨英英遙遙,固已籠罩百代。」

三 昭明太子

山水清音五柳歌。(1) 未終選政奈時何。(2)
英華恐自繇天靳,(3) 莫對深宮怨蠟鵝。(4)


(1)《南史.昭明太子傳》:「(太子)嘗泛舟後池,番禺侯軌盛稱:『此中宜奏女樂。』太子不答,詠左思〈招隱詩〉云:『何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軌慚而止。」陶淵明號五柳先生。最早編纂陶集者,厥為昭明太子,其序稱陶氏:「文章不群,辭彩精拔,跌宕昭彰,獨超眾類,抑揚爽朗,莫之與京。橫素波而傍流,干青雲而直上。」
(2) 昭明太子以蠟鵝事(下詳)抑鬱而終,故《文選》之編纂未竟全功。
(3) 昭明太子又編有《詩苑英華》,一曰《文章英華》。
(4) 《南史.昭明太子傳》:「初,丁貴嬪薨,太子遣人求得善墓地,將斬草,有賣地者因閹人俞三副求巿,若得三百萬,許以百萬與之。三副密啟武帝,言太子所得地不如今所得地於帝吉,帝末年多忌,便命巿之。葬畢,有道士善圖墓,云『地不利長子,若厭伏或可申延。』乃為蠟鵝及諸物埋墓側長子位。有宮監鮑邈之、魏雅者,二人初並為太子所愛,邈之晚見疏於雅,密啟武帝云:『雅為太子厭禱。』帝密遣檢掘,果得鵝等物。大驚,將窮其事。徐勉固諫得止,於是唯誅道士,由是太子迄終以此慚慨,故其嗣不立。」

四 梁簡文帝

晝眠拘檢非魂夢,(1) 意態從來畫不成。(2)
行雨單鳧率神理,(3) 羨他飛蓋滿西京。(4)


(1) 梁簡文帝有〈詠美人晝眠詩〉。晏幾道〈鷓鴣天〉:「夢魂慣得無拘檢。」
(2) 王安石〈明妃曲〉成句。
(3) 梁簡文帝〈行雨〉:「本是巫山來,無人睹容色。唯有楚王臣,曾言夢相識。」〈詠單鳧〉:「銜苔入淺水,刷羽向沙洲。孤飛本欲去,得影更淹留。」
(4) 梁簡文帝〈隴西行〉其三:「方歡凱樂盛,飛蓋滿西京。」


五 梁元帝

柳絮依樽梅入衣。(1) 河山縈帶故城非。(2)
縹緗十萬堪回首,(3) 燼裡金樓惹翠微。(4)


(1) 梁元帝〈春日和劉上黃〉:「柳絮時依酒,梅花乍入衣。」
(2) 梁元帝〈祀五相廟〉:「山水猶縈帶、城池失是非。」
(3)《資治通鑑.梁紀二十一》謂江陵兵敗,帝入東閤竹殿,命舍人高善寶焚古今圖書十四萬卷,將自赴火,宮人左右共止之。又以寶劍斫柱令折,歎曰:「文武之道,今夜盡矣!」或問:「何意焚書?」帝曰:「讀書萬卷,猶有今日,故焚之。」
(4) 梁元帝著作甚豐,然今存者唯《金樓子》一書而已。







2008年6月12日 星期四

歷史歷史我會必死


這首詩的翻譯,純粹是為了在晚會上充斥場面兼拖延時間。而且,在大庭廣眾之前朗誦如此內容的作品,更有荼毒幼苗之嫌。不過,反正這個環節的籌劃,本身大概就有政治不正確的成份在焉;再加多一點點,也無所謂,破罐子破摔嘛。我研究明代,雖然也喜歡讀那些鼓吹休明、感戴皇恩的臺閣體,甚至有所模擬,但古語有云:「國家不幸詩家幸。」在淘沙流金的歷史長河中,政治不正確的東西往往會流傳得更為久遠。那麼,就讓它淘吧!

這首詩是前天在網上發現的。我翻譯過不少外文詩,卻發現這首看似尋常的小詩實在很難翻譯。短短四段十六行,除了所有的偶數行押韻外,每行中還用了雙聲。比如:「At history I'm hopeless.」「History」和「hopeless」是雙聲;「At art I'm atrocious.」「Art」和「atrocious」是雙聲;「At language I'm lousy.」「Language」和「lousy」是雙聲。在一字一音的中文裡面,雙聲,尤其是沒有連在一起的雙聲,音感非常不強。因此,我只有把它翻譯成疊韻,以加強音感。比如:「歷史歷史我會必死。」「歷史」跟「必死」疊韻;「來上音樂懶花心血。」「音樂」跟「心血」疊韻。然而,做好這些行內的疊韻,又往往顧此失彼,可能在偶數句的韻腳上難以和諧。因此我在中譯本裡,只好把原文中的某幾句置換了次序,以求押韻。幸好這首詩的前三段十二行,全是排比句 (我的國文很差、我的數學很差、我的音樂很差……),即便顛去倒來,也不太會影響文義的起承轉合。再說,英文原詩中有很多年輕人的俗語,翻譯成中文總得對應一下吧。我年紀雖然不算老,但一天到晚碰古典的東西,未老先衰,很難掌握時下流行的小朋友用語,就只有硬著頭皮翻譯了,呵呵。


原文:

At history I'm hopeless
--Kenn Nesbitt

At history I'm hopeless.
At spelling I stink.
In music I'm useless.
From science I shrink.

At art I'm atrocious.
In sports I'm a klutz.
At reading I'm rotten.
And math makes me nuts.

At language I'm lousy.
Computers? I'm cursed.
In drama I'm dreadful.
My writing's the worst.

"I don't understand it,"
my teacher exclaims.
I tell her they ought to teach
video games.

翻譯:

歷史歷史我會必死

歷史歷史我會必死
生字背背心力交瘁
來上音樂懶花心血
國文不會學也白費

美術勞作真想逃過
理解閱讀慘過戒毒
體育運動手腳笨重
來算算術才知白目

去學電腦殘了大腦
自然免管我只想閃
去學演戲毫無演技
筆跡太爛沒人愛看

我的老師抓狂吆喝:
「你的書法我看不懂!」
我是勸她課程改革
上課也能學打電動


當然,我必須感謝你們這些萬分可愛的孩子們。尤其那些被我臨時拉夫上台的同學,真的不好意思。我相信,沒有你們的鼎力的支持,今晚絕對不會那麼成功。但我能回報你們的,只是爭取一份便當而已。如此微薄的回報與你們精彩的演出委實不成比例,慚愧!還有,跟你們一起唸這首詩的感覺非常好。I love you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