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微笑

Loading...

2008年6月12日 星期四

歷史歷史我會必死


這首詩的翻譯,純粹是為了在晚會上充斥場面兼拖延時間。而且,在大庭廣眾之前朗誦如此內容的作品,更有荼毒幼苗之嫌。不過,反正這個環節的籌劃,本身大概就有政治不正確的成份在焉;再加多一點點,也無所謂,破罐子破摔嘛。我研究明代,雖然也喜歡讀那些鼓吹休明、感戴皇恩的臺閣體,甚至有所模擬,但古語有云:「國家不幸詩家幸。」在淘沙流金的歷史長河中,政治不正確的東西往往會流傳得更為久遠。那麼,就讓它淘吧!

這首詩是前天在網上發現的。我翻譯過不少外文詩,卻發現這首看似尋常的小詩實在很難翻譯。短短四段十六行,除了所有的偶數行押韻外,每行中還用了雙聲。比如:「At history I'm hopeless.」「History」和「hopeless」是雙聲;「At art I'm atrocious.」「Art」和「atrocious」是雙聲;「At language I'm lousy.」「Language」和「lousy」是雙聲。在一字一音的中文裡面,雙聲,尤其是沒有連在一起的雙聲,音感非常不強。因此,我只有把它翻譯成疊韻,以加強音感。比如:「歷史歷史我會必死。」「歷史」跟「必死」疊韻;「來上音樂懶花心血。」「音樂」跟「心血」疊韻。然而,做好這些行內的疊韻,又往往顧此失彼,可能在偶數句的韻腳上難以和諧。因此我在中譯本裡,只好把原文中的某幾句置換了次序,以求押韻。幸好這首詩的前三段十二行,全是排比句 (我的國文很差、我的數學很差、我的音樂很差……),即便顛去倒來,也不太會影響文義的起承轉合。再說,英文原詩中有很多年輕人的俗語,翻譯成中文總得對應一下吧。我年紀雖然不算老,但一天到晚碰古典的東西,未老先衰,很難掌握時下流行的小朋友用語,就只有硬著頭皮翻譯了,呵呵。


原文:

At history I'm hopeless
--Kenn Nesbitt

At history I'm hopeless.
At spelling I stink.
In music I'm useless.
From science I shrink.

At art I'm atrocious.
In sports I'm a klutz.
At reading I'm rotten.
And math makes me nuts.

At language I'm lousy.
Computers? I'm cursed.
In drama I'm dreadful.
My writing's the worst.

"I don't understand it,"
my teacher exclaims.
I tell her they ought to teach
video games.

翻譯:

歷史歷史我會必死

歷史歷史我會必死
生字背背心力交瘁
來上音樂懶花心血
國文不會學也白費

美術勞作真想逃過
理解閱讀慘過戒毒
體育運動手腳笨重
來算算術才知白目

去學電腦殘了大腦
自然免管我只想閃
去學演戲毫無演技
筆跡太爛沒人愛看

我的老師抓狂吆喝:
「你的書法我看不懂!」
我是勸她課程改革
上課也能學打電動


當然,我必須感謝你們這些萬分可愛的孩子們。尤其那些被我臨時拉夫上台的同學,真的不好意思。我相信,沒有你們的鼎力的支持,今晚絕對不會那麼成功。但我能回報你們的,只是爭取一份便當而已。如此微薄的回報與你們精彩的演出委實不成比例,慚愧!還有,跟你們一起唸這首詩的感覺非常好。I love you al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