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微笑

Loading...

2008年1月25日 星期五

胃鏡──(算是新詩吧,久已不為此道了)


我吞下一條漆黑的長蛇
黑如午夜輾轉的寂寞
獨睛照亮了我的胸懷
鱗軀攪動著我的心波

曲腸十二,折疊起多少隱密
一片靜默裡徘徊在幽門
宿昔的酒液早蒸餾成清淚
尋不見一抹相思之痕

麻醉的喉舌已瘖啞無言
任蛇尾蜿蜒出琤瑽泉聲
俄頃,腸壁一朵黃色的玫瑰
羞澀盛開於冰冷的螢屏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老師:
提供一個意見
幽門桿菌+三合一療法

尼古拉伯爵 提到...

感謝關心, 祝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