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微笑

Loading...

2008年1月3日 星期四

愛的醒覺

《國語》中,召公諫周厲王云:「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成為千古警語。其實何止政見,愛情也一樣。當愛情來臨時,沒有人能夠阻擋。你可以儘量將它壓抑,卻不能將它根除。何止不能根除,有時反會因為壓抑過頭,導致情緒的潰堤。在中國古典文學作品中,很少描述到這種「潰堤」。並非古人保守得連怎樣「潰堤」都不懂,只是鮮有將之形諸文字而已。記得有一首十九世紀末期的義大利歌曲,叫作「Musica Proibita」,即「被禁止的音樂」。為甚麼被禁止?因為愛情是羞於啟齒的。(這首歌的詞作者很懂得經商之道,知道越被禁止的東西越會引起人們的好奇。)其後,隨著宗教壓抑、政治壓抑、道德壓抑的時代漸漸遠去,愛情早已化為卡門所詠嘆的自由小鳥。因此在人的成長過程中,愛的啟蒙來得更早了。1930年代的一首西班牙語老歌――〈愛的醒覺〉,就很細膩的描繪出愛情醒覺後的期盼與痛苦:

Desvelo De Amor 愛的醒覺

Author: Rafael Hernández

Sufro mucho tu ausencia,
no te lo niego;
yo no puedo vivir
si a mi lado no estás.


折磨,我飽受折磨
這難以諱言
我再無法苟活
若你不在身邊



Dicen que soy cobarde,
que tengo miedo
de perder tu cariño,
de tus besos perder.



人們說我太膽怯
說我太擔心
失去你的歡悅
失去你的親吻



Yo comprendo que es mucho
lo que te quiero;
no puedo remediarlo
qué voy a hacer.



我清楚我悅慕你
悅慕那樣深
怎樣解救都無計
都無計可尋


Te juro que dormir casi no puedo,
mi vida es un martirio sin cesar;
mirando tu retrato me consuelo,
vuelvo a dormir y vuelvo a despertar.


我發誓不能夠如此的入眠
我生命就像苦難無止境
端詳你的肖像我心才平安
再度入睡,又再度夢醒



Dejo el lecho y me asomo a la ventana,
contemplo de la noche el esplendor;
me sorprende la luz de la mañana...si,
en mi loco desvelo por tu amor.


離開了床舖,我佇立在小窗
去靜想去熟視燦爛的夜
我訝異那原是黎明的陽光,是
我對你的愛已狂然醒覺


翻譯過不少西班牙語歌詞,一直有點力不從心之感。因為原文的歌詞往往都很直白,就這樣翻譯成中文,好像不「雅」,但加上一點藻飾,又覺不「信」。(無論如何,反正我從事此道只為自適,不圖撰稿費或受吹捧,那就硬著頭皮上吧。)就以此曲為例,前三段翻譯成中文後似乎都有點淺露。不過,能將那種坦誠如實反映出來,也未嘗不好。當然,從事文學研究這些年,對於雅麗的東西,我還是有偏好的。此曲的第五段,我就非常喜歡:離開了床舖,我佇立在小窗╱去靜想去熟視燦爛的夜╱我訝異那原是黎明的陽光,是╱我對你的愛已狂然醒覺。《詩.大雅.蕩》以周文王的口吻斥責殷商,說他們喝酒時「靡明靡晦,式號式呼,俾晝作夜」。把晨光誤認為燦爛的夜色,不正是「俾晝作夜」嗎?而且,戀愛中的人,的確跟醉漢的區別也不太大。相信在我們所處的社會,擔心的大概只有醉酒駕駛,不再是歌曲會不會被禁止的問題了吧。


此曲播唱眾口,而我最喜歡的版本,是《樂士浮生錄2》中九十歲的古巴老藝人Pio Leyva帶著滄桑感的演唱,可惜網路上完全找不到。為解近渴,姑且將各種版本羅列如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