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微笑

Loading...

2007年6月30日 星期六

這個男人有點色

臺灣有線電視雖有好幾個洋片台,但選擇越多,人越沒有耐性。令我駐目的片子,起碼要有三個特點:一、古裝片:從古希臘羅馬到二十世紀初皆然;二、非英語片:法語、德語、義大利語、西班牙語、俄語、捷克語、波蘭語、伊朗語都行;三、音樂動人。不過,各台來來去去多是些美國的時裝片、動作片,我雖不抗拒,一般卻不會主動看。昨晚不到十二點便休息,到了兩點,午夜夢迴,百無聊賴,於是打開電視,想看部舊電影。搜索到平時不太注意的緯來育樂台,發現片子剛開始不久。片中流出美妙的吉他聲和墨西哥的Mariachi。雖是時裝片,男主角強尼.戴普(Johnny Depp)卻打扮得像面具俠佐羅(Zorro)一樣。他在一個賓館的高級餐廳中跟一位等待男友的貴婦搭訕,自稱是情聖「唐璜」(Don Juan),不費吹灰之力便令對方交出了房間鑰匙……片子叫做〈Don Juan De Marco〉,台譯作〈這個男人有點色〉。

「唐璜」勾引這位貴婦成功後,認為自己的生命可以作一個光榮的結束,於是走到賓館天台上要跳樓自殺。這時,一位即將退休的精神治療師米克里醫生(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飾演)乘坐消防車的鐵臂來到天台,成功說服「唐璜」放棄輕生的念頭,並把他帶到精神病院,展開為期十天的醫療過程。米克里每天傾聽「唐璜」的戀愛故事,被他的浪漫情懷濡染,與妻子平淡生活也迸出了新的火花。最後他發現,「唐璜」只是一個普通的拉丁裔美國人,從未去過墨西哥,他那些驚天動地的故事,只是淵源於少年時對一位拉頁女郎的幻想。但無可否認的是,賓館的那位貴婦真的被他勾引了,精神病院的護士們也為他瘋狂不已。在米克里眼中,「唐璜」根本就是一個正常人。甚麼是真?甚麼是假?當我們帶著虛假的面具面對新的一天時,敢拍胸口確認這個世界是真實的嗎?

在中國,清代才子詩人袁枚收了不少女弟子,令包括其好友趙翼趙甌北在內的衛道士責難不已。殊不知趙甌北某次有幸與兩位美女同遊,歸來後卻念念不忘、津津樂道。同樣,在西方,很多男性對於唐璜這種狂蜂浪蝶的行為不能苟同,大肆批評,但自己若有機會偷香竊玉,馬上就會忘記當初是怎樣批評「唐璜」的。故比爾斯(Ambrose Bierce)《魔鬼辭典》對「比基尼」的定義是:「男人希望除自己太太或女友外所有女人都穿的衣服。」男性,在某個程度上來講,不可不謂是虛偽、自私、以下半身思考為主的動物。

片中,「唐璜」說:「有人認為這個女人的面孔不好看,這個的骨盆太寬,那個的胸太小……但在我的眼中卻沒有醜陋的女人。我能看透每一個女人,發掘她們的美好,並知道她們需要甚麼。」他能夠成功引誘那麼多的女性,當然與這異常的稟賦有關。但是,他與引誘得手的女性春風一度後就不顧而去,跟其他男人沒有實質甚麼區別。在激情的那一刻,也許女性會非常受用,但後患卻無窮無盡:她從此怎樣和當前的丈夫或男友相處下去?「唐璜」的行徑是發人深省的。自古以來,無論西東,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思維都大同小異。每一位成功男性的背後都有一位女性。男性一直要求女性為自己犧牲青春、理想、友誼甚至生命,卻總認為隨成功而至的名譽地位金錢權勢就可以補償一切。更糟糕的是,他們只考慮到自己,從未想過身邊的女人需要甚麼。這樣一來,唐璜不乘虛而入也難了。片中的米克里醫生深受「唐璜」的濡染,在退休前夕問自己的太太:「你的夢想是甚麼?」太太竟感動得熱淚盈眶,說:「我以為你一輩子都不會問這個問題呢。」當今社會,兩性平權。無論男女,如果還相信天長地久,應該早早思考米克里的問題,早早去問問自己的伴侶,不要把問題拖到退休的時候。

沒有留言: